11月的碎片化思考

有两种人:一种人是极端主义者,他的特征是想的少做的多,然后成功了,他认为他的想法就是对的;有一种人是非极端主义者,他的特征是想的多,做的少,最后也成功了。我说的成功是上岸。

半夜三更不睡觉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病了,突然发现好像是病了,直到有一天我刷到一个小视频:30秒,它简单粗暴的告诉我如果如果不想那么快就扑街了,那就提早半小时把事情完成。一周时间,我养成了习惯性的去思考,于是我做了几件我原本一直以为我做不到的事:看说明书做东西、自己做财务DEMO、自己去挖掘一些原本完全没有涉及的领域,我可以说我在加班吗?我发现我属于非极端主义者到极端主义者的渐变,庆幸的是我还好智商不低,我学习的比较快。

思考到了在做事,道理是这样没错,最后发现事情没有做,想了一堆有的没的,就好比我之前,后面发现错过了几百万的时候,嗯,我是个傻逼。我喜欢用自己的幼稚买单,因为这样子可以一直买,直到自己突然发现自己不年轻,是的,我不年轻了。30岁的人了,下一步就是40,和我一样30岁的朋友消沉了,而我给自己的flag是40岁活成26岁,26是个神奇的数字:很多足球运动员的黄金年龄是26,所以我信仰这个数字,下一个纹身就是26。

至于孤独,我想我一直都是,庆幸的是新认识的小兄弟对我评价还可以剩下的就是从无到有的渐变,自律的人要习惯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