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些四月的微习惯

现在是履行我微习惯的第N周。记录、习惯、享受、忍受我感觉已经是我目前生活中的分子,不过履行起来也算是够呛。

时常爱去看一些网站,看一些有意思的文章我记得这是我好几年前的习惯,现在就是喜欢拿着手机刷个朋友圈,点个头条在刷个抖音。短暂的快感让我差点迷失了自己的,越发的萎靡、荒废乃至身体的问题产生,不可取。

记录一些我现在养成的习惯以后留给我小孩看:

1.每天一杯咖啡/一杯特殊的饮料;我喜欢咖啡胜过茶,单纯的辨别在于我喜欢咖啡的口感:苦涩。也许是我的味蕾喜欢这种苦涩回味,一杯苦咖啡,一种情调;

2.每周一本书,我觉得不看书的人真的会变成傻子,也许智商不会,不过思维一定会变成傻子;

3.每天少睡点,这是个矛盾的语句。先前的懒惰让我每天睡到12点才起床,晚上很晚睡,然后人就开始虚胖,虚度等,不知不觉我已经可以每天8点半自然醒,手机看个半小时新闻,早餐出门;

4.每天晚一点睡,虽然这是个非常不科学的建议,不过这种习惯并不是一件坏事,少睡一小时?

5.更多的时间使用电脑,我是一名活在互联网并且靠SEO实现人生财富的人,我不能忘记我的工具和我生存方式方法。如果说手机是碎片化,那电脑就是专业系统化。

丢失了一些好习惯:

1.一周至少一次的锻炼,后面补上,是不是因为没有美女会员的缘故?

2.渐渐找回高效工作和专注工作的态度,缺失的还是需要努力找回,学坏容易,学好难。

3.心态的缺失,必须承认我的心态有一些小崩塌,既然坏心情会影响到自己,那就找个事让自己心情变好。

记录更多好的生活习惯和人生习惯,去享受,同样忍受。  to be continued。

 

深度好文:一个人开始废掉的三个迹象

        Repeat:曾看到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老去的标志,绝不是老成稳重、沉默寡言,而是不肯再尝试,不肯再容许自己置身不熟悉的境地。

01

前几天去市图书馆查资料,旁边的位置坐了一位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他的面前摆着一本厚厚的教科书,眼睛却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手机屏幕。

当我翻完了一章晦涩难懂的英文原著,他戴着耳机,在看抖音视频里的宅男女神跳手指舞;

当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图书馆的时候,终于看到他不再刷短视频了——他点开了王者荣耀的图标。

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获得短期的快感太容易了。

十几秒可以刷完一个短视频,二十分钟可以打完一把游戏,一小时可以看完半本爽文。微博段子张口就来,明星八卦关注得比谁都多,网红的名字如数家珍。学习?不存在的。

顶多看几篇教你如何“短期内迅速提升自己”的碎片化文章,打完鸡血后依然浑浑噩噩,沉溺于感官娱乐之中。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迹象之一,便是沉溺于短期快感之中,不再做长期投入。 

玩游戏、刷视频、看爽文,这些是顺应人性的,因为它们有及时反馈的机制。你可以在短期内获得快感,哪怕这种快感是虚拟的、易逝的。

对比之下,学习、健身、提升工作技能,这些都需要漫长的反馈周期。

你需要投入很多时间、精力才能看到回报,远不如刷小视频、打游戏来得有意思。太多人为了逃避思考而愿意做任何事。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当你不再制定计划,而是一次又一次放纵自己沉溺于即时快感和虚拟的成就感中,你离废掉就不远了。

02

作家李尚龙说:“在大城市里,沦为废柴的方式特别简单。给你一个安静狭小的空间,给你一根网线,最好再加一个外卖电话。好了,你开始废了。”

之前的我并不相信人会这么轻易地堕落,直到身边出现了一个真实的例子。前段时间的同学聚会上,见到了许久没见的W君。学生时代清瘦的少年模样,如今竟发福得如同中年大叔。

和他聊天后我才知道,毕业之后的他辗转换了几次工作,却仍无法适应上班生活。后来干脆辞职回家,靠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加上一点网络兼职的收入度日。

在家宅了一年多的他,很少走出家门,成天日夜颠倒、通宵打游戏、无节制地吃各种垃圾食品。也许是因为长期缺少社交生活,我们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有些许呆滞,似乎要反应一段时间才能理解。

我开始真正相信:低质量的长期宅家生活,确实能改变人的心智、外貌,甚至是人生。

人喜欢在舒适熟悉的环境中待着。而这种舒适区一旦建立,你就会变得无比依赖,慢慢地爱上周围的墙,恋上舒适的小屋,从而不愿意飞出去看看,怕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世界。

而一个人开始废掉的迹象之二,就是不再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心理学上有这样一个词,叫“花盆效应”,指的是人如果在舒适的“花盆”中待久了,就会不思进取、安于现状。

当你对现状心满意足,日复一日地去做着同样的事情,不再将时间花在提升自己,那么你的成长见识,将永远停留在原来的那块区域里。

曾看到这样一句话:人老去的标志,绝不是老成稳重、沉默寡言,而是不肯再尝试,不肯再容许自己置身不熟悉的境地。

当你停止了学习、固步自封,将自己囚禁在得过且过的牢笼中,那么你已经朝平庸迈进了一大步。

        03

前几天,网上流传着一段高铁吃泡面被骂的视频。

视频中,一女子情绪激动、面目狰狞地破口大骂吃泡面的男乘客:“不让你吃泡面,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我让他不要吃泡面,他还吃,剩下汤居然不倒,故意在这熏着别人。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谁跟你好好说?你妈都不跟你好好说!你妈跟你好好说你听吗?傻逼!”“你吃屎才喷你,你吃的是屎吗?”“就你这种败类,以后别上高铁了!”

男乘客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一句过激的言语,而那名女子却在不停地狂骂,连一旁的孩子都被吓哭了。其实,如果她能心平气和地跟男乘客提出自己的意见,我想那位男乘客也会去理解并寻找解决办法。但情绪失控却让她表现得像一个泼妇,不但引起了车厢内其他人的不适,还给自己的孩子做了负面的榜样。罗伯·怀特曾经说过:“任何时候,人都不应该做自己情绪的奴隶,不应该使一切行动都受制于自己的情绪,而应该反过来控制情绪。

无论境况多么糟糕,你应该去努力支配你的环境,把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迹象之三,是沦为情绪的奴隶。 

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不可预料的灾难。有人因为和店家发生了一点口角,就冲进厨房拿起菜刀砍人;

有人因为一句责难,就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从5楼扔下,自己也纵身一跃;还有人因为生活不如意,就上街殴打无辜的人,发泄情绪。

著名的费斯汀格法则告诉我们:生活中的10%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而另外的90%则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决定。

清明小念.

记得以前会怀念和憧憬某些地方,希望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去,那时候的记忆远比现在单纯,时间不断变化,越来越多小时候想的事一一兑现,但再也没有以前单纯的美好。一些话埋起来,回想起来就觉得比屁还臭。希望自己能再做一个这样的梦,只是故事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好。 ​​​​

我羡慕工作和个人生活是可以分开的人,因为他们普遍是理性的存在。我经常觉得我是个理性的人的同时自己却又是个感性。清明节和家人去扫墓,长辈烧香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家最大的问题就是方XX没有结婚这件大事了。转眼老人已经离开10年,那一年我18、9岁,以前扫墓他们总会跟我说好好读书、努力工作,现在的话题也随着年龄而改变。这个话题对我来说也许就当是一个BUG吧,有人说我是嘴硬,也许是我开始收敛自己那份桀骜不驯,骂人的臭脾气,更多的是学着哥们对我的建议,让我好好去说话。这让我回想到自己以前第一份工作时候老板对我说的:自己一说话就感觉锐气很足,而现在这话感觉可以提取出来repeat一下也不是一件坏事。

我开始减少自己朋友圈的发布,有时候发完隔天也就删除,更多的时候不想在去分享自己的动态,也开始渐渐的远离一些社交,如果要说个原因也许是恐慌吧,莫名的恐慌。更多的时候自己喜欢弄个马甲在海外的社交去写一些自己的心得,感想,因为没人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而更多的时候外国人也看不懂我在写一些什么,当然更主要的原因也希望自己可以提升一下自己的英文能力。也许越多的发现自己所面对的和自己以前所设想的完全不一致,多少这种失望对自己的打击应该是数倍提升,也许我开始有点理解到那些得抑郁症和心理疾病人的初衷和感受。

自身的改变、愿景的转移、感受的变化。这或许就是这个阶段该去整理和面对的东西,尝试一下让坚定在凸显放大。

最近莫名其妙的的迷上两个词:惯性、做梦

最近莫名其妙的的迷上两个词:惯性、做梦.

现在酷狗里面放的一首歌是一首动漫歌曲:wind-S be as one.对于日本歌曲我一直都有一种百听不厌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旋律感觉很赞,短时间滑而不腻。就好比听圣斗士星矢的主题曲我可以来回听20年,如果唱成国语版本,我感觉一小会我就要喷了,这应该比较符合现实逻辑。

我经常去简书和豆瓣上看一些网友写的碎碎念,我关注过一些路人甲账号,我永远相信一句话:任何人都有闪光点;也许我没有仔细在乎其写了什么内容,也许是一种对生活的厌倦,也有可能是工作的抱怨,也或者是爱情感悟等等,不过我看到了他更新写作与生活的轨迹,这种习惯很赞,我曾经也这样过。

在互联网刚刚兴起,QQ空间刚刚开始退出的时候我开始每天写一堆心情,写一堆非常神奇的日志夹带着各种火星文的神奇文字等,刚出社会想赚点钱的时候,我开始坚持每天晚上下班就坐在电脑面前噼里啪啦的打字,做事,赚外快,键盘耍炸过好几个,鼠标失灵也是家常便饭,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习惯。

每天早上享受一杯自己手冲的咖啡,每天花1个小时像以前初中高中读书那样去做一名学生,每天静下心看个半小时书,都成为我生活中的习惯。我开始享受这些习惯,不过我必须很惭愧的跟自己说一下我还没有开始享受工作,没办法我这个人真心很懒,感觉金钱好像对我完全没有诱惑力,说起来我觉得这个话挺适合装逼的。

习惯=惯性?我只能说我能体会两种习惯,一种是好习惯,一种是坏习惯。我有一些我自认为不错的好习惯,当然也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当我尝试着把好习惯持续上行,惯性随之向上,越来越上,时间会证明对错,不过我也体会过过山车,甩沟里去的日子其实挺好,至少让我现在不得不现实,因为我对别人好,别人没坑我就不错了,凭啥能对自己好?我觉得用钱来形容这个问题比较简单明了,借钱的时候是大爷,还钱的时候是孙子。

我喜欢听着很hi的歌曲的时候做点大头梦。小时候我记得我听灌篮高手的主题曲的时候,满满的自己在篮球场上销魂的情景,还有一大堆同学夸自己好cool。醒醒。。。长大了,我听着重金属的歌曲,比如Nightwish的歌的时候,我做梦自己变成的路飞,不知道是不是在头条上看到一个自媒体账号做了个音乐剪辑的缘故,我至少循环了N次。

和一个生意做的很赞的哥们聊天,他跟我说他现在处于事业上升阶段,要做的事就是找到惯性点,让自己可以持续上升。他一定是在享受他的工作,虽然我觉得这个话他肯定不会跟我说心里话,他可以尽可能的说自己有多苦逼,多没钱。不过看他发来的夜总会小视频的时候,这种对我来说做梦的场景有时候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最近有一个话题经常出现“90后不年轻了,重点不是因为他们即将30岁,而是因为他们都30岁了,却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也有这个阶段性的迷茫,我找过很多方法去让自己不迷茫,去学习,发现自己失去了之前的执行力,回头再看看做设计的朋友,年纪比我大个好几岁,缺还是犹如战神一番66的,突然做了个梦,想着自己一下子可以赚个几百万,结果发现梦醒时分,共享单车已经只剩下两家了。

想着和惯性做朋友,然后做个美梦。很赞. 3月结束,4月开始。